被尊重的权利

2020-01-12 04:34栏目:更多资讯
TAG:

那是几年前的旧事了。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父亲在阳台挂了一大提香蕉,于是心生纳闷,因为之前买回香蕉都是将其放置于地面。连忙向父亲请教,父亲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他刚刚看了一个生活类节目,教观众买回香蕉后将之挂起便于保存。巧的是老人家刚刚买了老大一瓣香蕉,把阳台上一段经年陈放的铁丝弯成“S”形,如法炮制,将香蕉挂在高处。再追问理由,父亲讲不出,我更加怀疑此法的正确性。

然而,接下来几天的观察着实令我大吃一惊。原本想得意洋洋地看着它们的表皮和以往一样每天以递增的速度渐渐布满黑点黑斑,可是,我失败了。一连多日,那些弯如月牙的小东西乖乖地趴在高处几乎没有变化。至此,我才相信父亲学来的方法;于是,我也开始仿照父亲的样子储存香蕉。

几天前,偶然读到王国华的《万物的姿势》,如醍醐灌顶。意思是说香蕉被摘下后并未彻底死掉,随手扔在地上桌上,就很容易变黑腐烂;而如果将其挂起,让它保持和树上一样的姿势,它就以为自己还在树上,会拼命地、认真地活下去,“每天东张西望,居高临下地打量世界,直到老去。”我这才恍然大悟父亲教的诀窍里居然隐藏着如此高深的生命内涵!如果不能领悟这一内涵,那么我们就只有和黑斑腐烂同居屋檐下的命运了。那一个个日渐萌发的斑点,何尝不是一连串向人类发出的警示的生命密语?

我想说,香蕉教会了我尊重,尊重生命,还原生命初始的优雅的姿态。万物都有被尊重的权利:偶遇新生的小猫,我会教儿子用草给它搭一个温暖的窝、用小碟给它盛一盘香甜的奶;经过植物园被人遗忘的一隅,我会鼓励儿子充当风的使者,吹散一大丛盛开的蒲公英,让每一朵小小的伞都能找到适合它的地方;走过那棵被腰斩的大树,总是怜惜地抚摸一下裸露的横截面,数一数曝露在外的年轮,慨叹一下生命的不易……

“只有我们拥有对于生命的敬畏之心时,世界才会在我们面前呈现出它的无限生机。”史怀哲如是说;“长养慈心,勿伤物命,充此一念,可为仁至。”李叔同如是说;“所谓美好的心灵,就是能体贴万物的心,能温柔对待一草一木的心灵。惟有体会到一花一草都象征了万物的心,才能体会到人生的真意和智慧。”林清玄如是说;“热爱生命是幸福之本;同情生命是道德之本;敬畏生命是信仰之本。”周国平如是说……先哲与大师们总是能先知先觉的,透过文字总能感知到他们朴素的情思热爱和关怀、悲悯和尊重。这些文字的魔力在于只要是读过了,就不再做伤害生命的事,不愿、不敢、更不忍。

尊重生命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教养,一种生而就该具备的教养。若一个人自幼便无温厚之心,将来又如何宽以待人、胸怀万物?所以,我对孩子说:如果再将香蕉拎回家,要高高挂起,即使在入口之前也能让它们保持优雅初始的姿势;如果再踏进草莓园,要轻手轻脚,不要无端惊扰红红的果儿们悠长的梦;如果再流连于樱花树下,要温文尔雅,不要撼动树干制造一场不自然的花雨,要耐心一点,等花瓣欣欣然飘洒而下;如果再和廊檐下的马蜂窝晤面,要柔声细语,只要没有碍着我们的日子,不妨就任它去;如果你再妄自菲薄,要百般虔诚地打开发黄的旧相册,凝视那张曾为新生儿的照片,历数出生以来的成长轨迹,就会明白父母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更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被尊重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