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困的城池

2020-01-12 04:34栏目:更多资讯
TAG:

围在城里的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出去。

题记

云顶集团,半透明的夜把太阳拥入怀中,夜色中融着微微酡红。在红消醉醒中的旅行,一点点显露出围困方鸿渐的牢笼。

温饱有余,读书尚可的方鸿渐依托着昔日丈人的资助海外“镀金”,却无心专注于学业,可是在翁和丈人的殷切期望下,他只好买下德国克莱登大学哲学博士的证书。在他们眼中,仿佛一张文凭便可将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统统包裹遮盖,恰似亚当与夏娃的遮羞布。这一遮,虽隐去了方鸿渐海外“深造”中的空白,却也围筑了一起他自己心中的围墙。

这一座文化之城,困住的又岂止是方鸿渐一人?褚慎明借着自己对哲学大家的恭维赞美,以生拉硬扯的关系来抬高自己的文学地位;韩学愈的文凭和所谓的“着作”…当民族的文化实力变得软弱,城中的所谓学士文人只好凭借着西洋身价来抬高自己。有人享受其中带给他的名望与荣誉,譬如韩学愈;亦有人希望远远逃离这样的人,大抵是心中还坚持着文人的骄傲与清高。这应该是民族危机之时日民族文人余存不多的风骨吧。

“局部真理”般的鲍小姐,百般献媚的苏文纨,绚丽如蝶般的唐晓芙,以及最终把方鸿渐引诱至婚姻这座围城中的孙柔嘉,她们环绕着,包围着。在糖衣炮弹的轮攻下,方鸿渐开始在婚姻的城池下经营。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更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被围困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