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花满天

2020-01-20 01:07栏目:推荐内容
TAG:

  在记忆深处,小小的我经常跟着大人们一齐去探望外婆。她就住在一间有泥土做成的土房子里,每次去的时候,穿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踏上坑坑洼洼的老泥路,一转身,我便看到一个慈祥又温和的老人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看到我,便露出温暖的微笑。[由整理]

  那就是我的外婆。

  她领我们走进小小的门,小小的房间,用小小的碗盛起水缸里清澈的水给我喝。外婆的房间很朴素,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个橡木衣柜便是外婆的全部家具。外婆十分喜欢水仙花,在空旷的院子里,外婆种了几盆水仙,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幽香便会飘荡在冬日的宁静午后。闲暇的时候,外婆会让我搬一张小凳坐在她的身边,她一边拿着绣花针,一边给我讲她在青草地上度过的童年。我一边听着故事,一边闻着花香,外婆讲着故事,我听着听着便为故事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在绿绿的草地上,外婆的回眸,便是一朵美丽的花朵,绽放在草地上,装饰着草地,我便爱生了那美丽的笑容。在夕阳的余晖下,外婆的满头银发上泛起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她那淡定的笑容,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搞笑个人签名

  花落

  几年后,外婆去世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雪白的被单,雪白的枕头,雪白的墙,映着外婆苍白的脸庞。年少的我不懂事,不明白为什么周围的大人都在轻轻哭泣。我天真地以为她只是睡了过去而已,全然不知死亡竟然离我那么近。葬礼上,外婆身着艳丽的旗袍,显得雍容华贵。外婆简朴了一生,不明白她会不会习惯如此奢侈的厚葬。直到那是,我才明白外婆走了,外婆将我永远抛弃在了这冰冷的世界上!或许外婆已经回到那片碧绿的青草地上,拥着花朵,浅笑着进入了梦乡。我越想越悲哀,含着眼泪跑回了以前的熟悉的地方,穿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踏上坑坑洼洼的老泥路,但是一转身,再也没有外婆那慈祥又温和的微笑了……

  花满天个性签字

  今年的冬天并不寒冷,我突然想起了外婆家小院里的那几盆青翠欲滴的水仙,想来此刻已经开了吧!或许已经开过了吧!想到那里,我想起了外婆,仰望天空,我仿佛看见了外婆慈祥的脸庞。

  我回到了哪里,熟悉的土地,水仙花开过了,只留下了几片枯叶。外婆变了,外婆不爱我了!外婆无情的将我抛弃在了这个世上!我在心里不停地骂外婆!我越来越悲哀。我蹲在地上,无法将外婆的一切忘记。

  花落了,它留下的余香不会飘散,而是把我和外婆的那段时光锁定在了那里,那或许便是我和外婆的一切回忆。

  但如今的我已经长大,再回首,想起昔日的时光,我的心中还是隐隐作痛。

  或许,外婆此刻过着自我想要的时光,那里有蓝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地;或许外婆就徜徉在花儿的海洋里,驻足回望。看着我在人间的生活。

  我的心好痛,我躺在熟悉的小床上。回味着外婆给我的爱,心中念着:让我睡下吧,或许起来以后就不会在那么痛苦了吧!

  【随笔(2)】

  花开花落花满天

  花开花落花满天,情来情去情随缘,

  雁去雁归雁不散,潮起潮落潮无眠,

  夜深月明梦婵娟,千金难买是红颜,

  若说人生苦长短,为何相思情难断?

云顶集团,  又是一年秋天

  花瓣飘落我的指间

  一片一片,散落万千

  掩盖伤痛的表面

  又是一年秋天

  思念还是那样粘

  想要看见却看不见

  你的心又在何处留恋

  看那花开花落花满天

  香消玉陨谁人怜

  散落人世间多少亏欠

  回首结局和从前

  看那花开花落花满天

  香消玉陨谁人怜悯

  尘世见爱恋所谓誓言

  都是在瞬间。。。

  沦陷。。。

  哦天

  哭红了眼

  叹息你视而不见

  飘落的思恋再多一点

  就像是蚕虫破茧

  看那花开花落花满天

  香消玉陨谁人怜

  散落人世间多少亏欠

  回首结局和从前

  看那花开花落花满天

  香消玉陨谁人怜悯

  尘世见爱恋所谓誓言

  都是在瞬间。。。

  沦陷。。。

  【随笔(3)】

  一份期盼,花开花落花满天

  那天午后,暖融融的太阳下,云儿看着我轻轻地说:“沙,我和你先说好了,以后,我们就在覆卮山上买下一间古朴的民居,然后,在房前屋后种上樱花,等到每年的三月,你站在花海里,我把你的时光停格在心里。”

  我看着云儿那双充满憧憬的眼神,双手抚摸着她的秀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云儿,最美的青春年华里,你把最美的时光给了我,沙夫复何求?试想,若干年以后,沙和你一齐,蜗居在覆卮山上,看流年的信风吹遍小院,吹落你漆黑如墨的一头秀发,你会不会觉得沙是囚禁了你呢?”

  不明白怎样回事,我只要稍微有点郁闷,我就会想起云儿。因此,也总是会一个人爬上覆卮山,走进那间属于我和云儿的蜗居。

  其实,这不就应说是蜗居,因为这样的一个小院落,在覆卮山上已经是不可多得了,我和云儿把它叫做“栖霞居”。

  栖霞居前面带着一个天井,天井里被我挖了一个小水池,池中间有一根圆圆的大石耸立着,那是我和村民一齐在山上抬来的黑石头,它的形状很奇特。那天被我固定在水池中间时,我问云儿:“云儿,你看它像什么?你给取个名儿呗。”云儿看看我,又看看石头,说道:“它有一股霸气,就叫做生命之根吧。”

  这一刻,我抚摸着这根石头,喃喃自语:它的确像极了生命之根。我就那样蹲在水池边,看着眼前的这根圆圆的石头,十分惊讶那时候云儿思维敏捷的同时,又一次的想起了她。

  想着云儿,我就情不自禁地走到了门口,这一刻我并没有刻意地去想什么,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意念在牵引着我的思想,让我坐在了门口的石阶上。双手托着腮,看着远远近近那些快要落败的樱花,心里落寞地说着:可惜云儿不在栖霞居,要是她在的话,她的笑容肯定比这些樱花开得还要烂漫。

  云儿终究没有把我的时光停格在栖霞居,为了她孩子,她最后还是在去年的盛夏季节里去了澳洲的墨尔本。尽管云儿有许多的不舍,有许多的无奈,但我并没有让她为了我而为难。

  在浦东机场离别时,云儿和我说,她会回来的,她抱着我的胳膊,轻轻地抽泣着说:“沙,我带着你的心呢,我把你的心带去墨尔本。”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推荐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花开花落花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