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悟

2020-01-12 14:45栏目:新闻中心
TAG:

  秋萧条、凄凉吗?没有她,就没有千古风流、大江东去,就没有人类繁衍辉煌的历史!

  ——题记

  翻开秋的扉页,是秋的序言: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秋风、秋雨:歌颂真善美,揭露假恶丑,书写泣鬼神的诗篇,描绘惊心动魄的画卷,摄录慷慨激昂的悲喜剧;汗与水的浇灌,血与火的战斗,勤奋与懒散的对比,改革创新与抱残守缺的冲突;梦幻与希冀,期待与收获……无不记载在这神秘而迷人的章章节节字里行间。

  古往今来,在她身上,有人读到混浊,有人读到清新,有人读到凄凉,有人读到热烈,有人读到萧条,有人读到繁荣……

  涉世未深的我,起初读她,是那么迷蒙、恍惚,是褒是贬,是爱是怨?说不清、道不明。如今,我仍费力而倾心地读着、读着,秋风、秋雨扑面而来……

云顶集团,  秋风,犹如接过夏的神扇,不示弱、不懈怠,从初秋到暮秋,从日出到月落,时而狂暴怒吼,如锣鼓擂似管弦鸣;时而温柔低吟,如笙似箫。煽去朦胧、混浊、燥热、稚嫩,煽来明朗、清新、凉爽、成熟。

  秋雨,时而蒙蒙霏霏,如丝似绢;时而飘飘逸逸,如雾似幻。秋雨,像神奇的七彩染色剂,雨后,天更高、气更爽、水更清、山更美,大地上万斛秋光:草木、谷禾、瓜果,红艳艳、黄橙橙、雪白白、沉甸甸、水淋淋、甜蜜蜜……

  秋风、秋雨,使音乐家得到韵律的启迪,书画家学会运笔着色,美学家分辨阳刚之气、阴柔之美,劳动者寻到打开金山银库的钥匙……

  我读到了她那不堪回首的一页——那是洒满血流尽泪的荒秋:其色惨淡、凄切,其风凛冽、萧杀,百卉遇之而叶脱,万木遭之而斩断。任凭善良而不幸的人们血汗流成河,也滋润不了那干涸的荒秋。苦不堪言的人们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冷落惨秋,痛苦艰难挣扎着、企盼着。过早踏上人生旅途,不能继续接受“授业解惑”的我,和乡亲们在风风雨雨里背犁、车水、挖河……秋收结算时,一年的工分不足二百钱、半年粮。面对萧索之秋,大有“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之慨。

  我读着秋风秋雨的今昔和将来,越读越感到她似乎是那么深奥、神秘。我不懈地读着,仿佛听到她在对人们窃窃私语:你要看透领悟我,请到石骨峻岭的高山去,到湍流清澈的江河去,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去,到硕果累累的田野、山岗去,到沸沸腾腾热热烈烈的工矿去……

  呵!我仿佛看到红遍的群山是她的封面;尽染的层林是她的扉页;滔滔滚滚的江河是她的韵律;辛勤创业者的每滴汗珠、每个脚印,都是她的字字句句、章章节节和标点。精读她,就不会迷惘恍惚,就不再怨秋、悲秋;领悟她,心田不会干涸、荒芜、凄凉;边读边悟,就聪慧、充实、成熟;就有看不完的黄橙橙,读不尽的金灿灿,尝不够的甜蜜蜜……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秋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