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简静

2020-01-12 14:45栏目:新闻中心
TAG:

  “江南雪,轻素剪云端。琼树忽惊春意早,梅花偏觉晓香寒。冷影褫清欢。蟾玉迥,清夜好重看。谢女联诗衾翠幕,子猷乘兴泛平澜。空惜舞英残。”

  ——题记

  当年竹林七贤为了避世,远离政治纷扰,聚于竹林之下,饮宴游乐,煮茗说云。他们的隐逸,不够纯粹,不够彻底,仅过了一段逍遥放达的日子,终究各散东西。而世人能记住的,所向往的,是那段卧隐溪云,长啸山水的竹林岁月。千古兴亡,成败荣辱,在嵇康一曲《广陵散》下,亦不过是一道历史薄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晋时陶渊明辞去彭泽县令,回归田园,从此过上躬耕自足的生活。数亩薄田,草屋九间,宅院植遍松菊。来访客人,无论贵贱,共饮庭前。一盘河鱼,几碟嫩豆,贤妻于厨房烹煮,幼子嬉戏于草地。早年落入尘网已成旧事,平淡自然的田园,方是一生的归所。

  《牡丹亭》里的杜丽娘曾说一生爱好是天然,游园是她唯一的闺中情趣。那时间,园中已是姹紫嫣红开遍,转过牡丹亭畔,太湖石边,芍药花前,得遇一持柳翩翩书生。从此,便为他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这是崔莺莺说的话,后来林黛玉也说过。林黛玉喜欢王维的诗,他的诗寄情山水,淡远空灵,清幽寂静,雅趣天成。黛玉也向往那种远离尘世的禅意,她从不劝慰宝玉求取功名。她生性淡然,不喜喧闹,当是佳人中的隐士。她所能寄怀的,只是庭院花木,以及散淡的诗句词章。

  辛弃疾有词:“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淡淡笔墨,描摹出一幅生动宁和的画卷。此时的辛弃疾也搁下了硝烟战场的豪情霸气,守着梦里的桃源村落,拥有简单的幸福。

  日子清淡闲逸,朴素安稳,偶有邻里问访,相坐饮酒喝茶,共话桑麻。唯有心镜澄明,世事方可无扰,心中所求,自会如愿以偿。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河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