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竟然可以这样“玩”

2020-02-27 03:35栏目:新闻中心
TAG:

IP化、作家村、全产业,在浙江,网络文学加速与影视、动漫、游戏深度融合,得以全产业开发。其做法,值得不乏“大神”的陕西网络文学深度借鉴。

 

第一眼,蒋胜男就喜欢上了杭州白马湖畔的中国网络作家村,这里环境清幽,推开窗就是大片的绿,是多数作家梦寐以求的创作环境。

再一次到村,她看到工作室墙壁新换木条装饰后的清新素雅效果,有点意外,改用木条装饰是她之前提出的一个小建议,“没想到,这么快就改好了”。

高效优质的行政服务,是蒋胜男入驻作家村的原因之一。从工作室选址、设计装修,到注册、税务登记等,“完全不用我们操心”,作家只需专注创作即可。

2018年4月,蒋胜男签约落户挂牌仅5个月的中国网络作家村,成了第44位“村民”,跟管平潮、月关、猫腻、跳舞等一批同行兼好友当起了邻居。“村长”是圈内大神唐家三少,中国作协原副主席、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是“名誉村长”。

入驻这一年,“村里”发生了许多事。有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有文创产业对接会,有“白马荟”“好故事训练营”,成立了网络文学“一带一路”海外传播翻译基地。可谓红红火火,声势直达全国,甚至海外。

集聚全国一半以上“头部作者”

十多年前,他是夜摩,和沧月、陆琪、唐家三少同期进军网文圈,最大的骄傲是“龙的天空”网站上的热作《骑士的战争》。

如今,他是沈荣,浙江省网络作协副秘书长、杭州市网络作协副秘书长,主要负责作家村的日常运营。“从作者转型到服务作者”,沈荣被认为是最佳人选——既懂作者,也了解体制。

谈及全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中字头”“国字号”网络作家村为何落户杭州,沈荣认为是“天时地利人和”:“在这里,网络文学拥有良好的政策、空间、产业基础和人才条件。”

作为该村成立进程的参与者之一,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夏烈表示,杭州的网络文学基因与浙江网文重镇的地位不无关系。

概括来看,包括1.0阶段的创作优势——南派三叔、沧月、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等大神奉献了广为读者所知所爱的作品。2.0阶段的组织优势——全国最早在作协成立网络类型文学创委会,成立全国第一家网络作家协会,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落地杭州;还有省、市、区(县)网络作协三级覆盖制,首个华语领域的网络文学奖项评比,网络作家评职称等都诞生在这里。今天,以IP概念为标志的网络文学全产业链开发,即影视、动漫、游戏与网络文学的深度融合,使浙江正在形成3.0阶段的产业优势。

“三生有幸,左倚青山冠白马;十年无忧,后凭碧水隔红尘。”作为第一批入驻的作家,管平潮用“三个好”来形容吃“头口水”的感受:环境好、氛围好、产业好。

虽然写作是单打独斗的事儿,但村里高手云集,随便跟人“切磋交流几招”,都会“碰撞出不一样的创作火花”。管平潮的《仙风剑雨录》就是在村里写完的。2017年12月开始筹备,从2018年4月写到11月,42万字,每个字都敲落在作家村。

在他看来,杭州有众多优质互联网企业,动漫产业发达,设计创新公司云集,作家村握着处在文创产业核心位置的原创优质作品,已形成产业生态,未来将创造各种可能性。

“中国网络作家村肩负的使命,除了吸引更多优秀网络作家汇聚于此,更重要的是帮助青年作家实现文学梦想。”沈荣介绍,村上不仅为管平潮、蒋胜男等网文大神打造了专属创作的“神仙居”,还开辟了供青年网络作家交流培训、培育孵化的“天马苑”。

自打当选了“村妇联主席”,“90后”杭州姑娘疯丢子往村里跑得就更勤了。她几乎每天都会在村里出现,跟邻居们打一圈招呼后,再进自己的房间“开更”。

“我们可是有村规民约的‘正经村子’。”疯丢子不无骄傲。作家村第一次村民大会上,村长唐家三少当众宣读了《村规民约》:“有情有义有理想,爱国爱村爱文学,守规守德守底线,正气正向正能量。”

疯丢子的文章内核跟村规民约不谋而合,她塑造的主人公都是“打不死的小强”,反派身上也有闪光点,并非一坏到底。“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你只有拼尽全力度过了眼前的苟且,才有机会享受诗和远方的美好。”这就是她想要传递给读者的正能量。

2018年,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跳舞以3400万元人民币的版税收入位列第12届网络作家榜第7位。在“误入网文圈”之前,他给杂志写文学专栏,在业内已小有名气,不料转战网络时却遭遇了无情“吊打”:辛辛苦苦码了10万字,只有46个读者,“扑”得一塌糊涂,半年后才挣到了第一笔稿费,还不足400元。

跳舞的另一个身份是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在他看来,未来的文学一定是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交互融合的新文学形式。而作家村正好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帮助网络作家传统化、传统作家网络化。

“90后”作家风少羽之前的作品题材大多是都市爱情、玄幻类,在沈荣建议下,他创作了第一部红色谍战经典小说《无常》,并入选浙江省“红色芳华—革命历史题材网络文学创作计划”扶持项目。

另一个例子是曾获得冰心散文奖的作家古兰月,通过沈荣牵线搭桥,与咪咕阅读达成合作,在其平台上发表网络小说《杭州女子日记》,获得了业内外一致好评。

云顶集团,开放的文学环境和政策支持,吸引了一批大神,也挖掘培育了不少优秀青年作家。截至目前,中国网络作家村已收到172名作家入驻申请,已有107名知名网络作家签约入驻——他们几乎造就了当下中国网络畅销小说的半壁江山。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的9名网络作家,有6名是作家村“村民”。可以说,这里集聚了中国一半以上网络文学的“头部作者”。

网络作家的“娘家”

“不想当制片的老板不是好作家。”

发飙的蜗牛创作的终极目标,是把自己写的故事用影像的形式呈现出来。为了这个理想,化工专业毕业的他一头扎进了网络文学行业,并用挣来的100万元稿费跟人合伙创办了杭州若鸿文化公司。他拿自己的作品《妖神记》“试水”漫画领域,一不小心竟创造了一部国漫爆款。2017年底,公司估值已达2亿元。

进村一年多,31岁的蜗牛收获颇丰:“作家村有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也有信息、文娱和资本资源,以及交流的空间。”他不仅认清了未来网络文学产业的发展方向,还借由这个平台拓展了人脉圈。公司第三轮融资的天使投资人,就是经沈荣介绍。

善水的新书《书灵记》也借由作家村的平台,成功牵手巨人网络,进行漫画、动画、游戏全产业链的孵化运作。“这个合作真的出乎预料,如果没有作家村牵线,作者个人很难有机会直接和巨人网络这样的大公司进行交流,也很难在短期内促成合作。”

“有了阳光、土壤和水,网络文学才能笔直茁壮地成长。”唐家三少把作家村比作网络作家的“娘家”,作家们既能找到家的归属感,也能得到创作和成果转化所需的“阳光、土壤和水”——通过国内最优秀的网络作家集聚,打通行业脉络,助推网文创作及影视剧、动漫、游戏、出版等延伸产业的结合。

2018年下半年起,作家村有了“白马荟”文化沙龙,每期活动定向邀约网络作家和企业,促成合作。

管平潮就是在“白马荟”上与杭州玄机科技有了交集,这家动画公司的代表作是“国漫之光”《秦时明月》系列。在和玄机科技深聊之前,管平潮几乎没考虑过将自己的作品动画化:“参加活动认识了很多制作方,眼界也有拓宽,更全面地了解了全产业链这回事。”

显然,平台的利好是双向的。

与唐家三少合作,推出经典IP《斗罗大陆》的动画版,是玄机科技第一次尝试改编网文,网络小说自带的受众基数和高关注度让他们惊叹。所以,他们有意寻找一些新的网文IP开发。作家村对于他们这样的制作公司而言,是再方便不过的平台。玄机科技媒介总监施凌霄说:“网络作家用的都是笔名,又分散在全国各地,平时很难联系。现在不仅能见到这么多优秀作家,还能知道他们最近在写什么,才有机会去参与他们手中优秀的IP。”

“大神”们聚到一起,效应是乘以百倍的。

中国网络作家村与网易文学、华数传媒、掌阅、咪咕数媒等一批网文平台达成战略合作,通过政府引导基金投资相关企业或作家,全力打造多元素的泛娱乐产业链,使作家村成为网络文学优质IP的资源高地。

在这片高地上,作家们可以安心创作,制作公司可以便捷地探寻IP。在发飙的蜗牛眼中,这样的关系平衡且适度:“我们和制作方有联系,有合作,但其中充满了偶然性,没有那么特意与功利。”

栽下梧桐树,吸引的不只是栖息于树上的“凤凰”,还有嗅觉灵敏的上下游企业。作家村强大的网络文学集聚力,让周边数字产业应运而生,目前已有8家动漫影视企业在作家村周边自发集聚,联动形成作家村特有的数娱产业矩阵。

一年多来,作家村已有24部作品通过IP转化改编为影视剧、漫画及手游,累计申报版权收入达3.81亿元。

网文编辑变身作家经纪人

“在影视圈,每个月都会觉得上个月的自己是傻子。”这是不少初涉影视圈的网文作者共同的感受。

“IP热”使得作家更多与资本接触,谈话核心总离不开“全版权开发”。从出版物、影视作品到衍生游戏,围绕作家手中的IP资源,内容变现的形式花样翻新,与此同时,作家也面临着更趋复杂的商务合作环境。

面对版权增值,版权市场越发细分与多元,并不擅长社交也不熟悉商业规则的作家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版权开发的效果才能最大化。”做客文学网总编辑血文是一名资深网文编辑,他认为作家需要的是编辑、运营、公关、法务等多种专业服务,而不仅仅是一名编辑。这个已入驻作家村的文学网站没有编辑,只有“作家经纪人”,集签约、精修、包装、运营、销售为一体,销售数据透明化、IP衍生专业化。

相比编辑,经纪人有更多权限,他们可以担任作家的商务智囊,深度参与版权开发——并非仅仅将作品版权放到市场上标价销售,而是把IP做大做强。

作家在独自写作时场景单一,而全版权的商务合作环节很多,前端与后端的分成谈不清楚,资本便会与作家构成利益冲突,这压缩了作者在项目开发时的话语权。由此,各种版权纠纷事件频出。《芈月传》原著小说作者蒋胜男因不满电视剧编剧署名,就曾于2015年将出品方告上法庭。

IP市场动辄叫价千万元,经纪人便要充当调和作家与资本间利益冲突的角色,在项目开发期间,要力保IP价值不被浪费、保障作家权益。

伴随着网络文学3.0时代到来,各网文平台逐渐由单纯参与影视版权采买,转为深度介入全产业链。如阅文集团推出“IP共营合伙人制度”,以IP为核心,将作家、受众、影视游戏动漫开发方、资本方等串联起来;阿里文学也力求实现优质IP的全链条打造,图文、影视、游戏等之间的联动会更为紧密。爱奇艺文学则推出了“云腾计划”,免费开放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版权,采取后期收入分成的盈利模式,“与合作方共摊风险,有助于形成良性发展”。

对于作家村未来的发展,沈荣反复提及一个词——产业化。“将形成一条以网络文学为核心的IP产业链,并向外延伸。在这里,作家们接受培育、孵化、相互交流,创作出高质量的作品;再由专业的经纪公司对接资源、联系出版、影视化,以及动漫周边衍生开发……”

“形成了产业链,必然无可替代。”沈荣信心满怀,也许将来,能代表中国文坛的人物,就诞生于此。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文学竟然可以这样“玩”